让我用一生的幸福偿还你欠的债

时间:2013-04-17 19:12:18 来源:爱美妆 作者:粑粑

1991年,我二十出头,一个人带着样品去偌大的市场上做生意,一个机缘,认识了阿远。 阿远是个热心人,他主动为我介绍了一位客户,结果生意做成了。我很感谢他,两个人就此成了朋友。之

1991年,我二十出头,一个人带着样品去偌大的市场上做生意,一个机缘,认识了阿远。

    阿远是个热心人,他主动为我介绍了一位客户,结果生意做成了。我很感谢他,两个人就此成了朋友。之后,阿远对我展开了热烈的追求,时不时地送我些小礼物,以博我开心。我觉得他厚道善良,便慢慢接受了他。

    阿远没有一份正经的工作,家庭条件也很一般,他很担心我会看不上他。但是我没有介意。之前谈生意时,我顺便去他家坐过一会儿,虽然陈设简陋,倒也是个干干净净的好人家,而且阿远本人其实挺聪明的,对我也体贴入微,我觉得自己是遇到了潜力股。我承诺阿远,只要我们彼此坦诚,真心相爱,就算他境遇不济,我依然会嫁给他。

    顺风顺水地谈了一段时间恋爱,我们便很快地领证结婚了。虽然事前同样都没有与家人好好谈过婚嫁事宜,但等生米煮成熟饭后,两家人的反应却截然不同。我娘家人默认了既成的事实,而婆家却很不高兴,婚礼当天,婆婆居然回避了,从头至尾都没有出席。我想,可能我们确实做得不够好,等以后慢慢沟通和弥补吧。

    婚后的日子过得真苦啊,婆家除了给了我几件首饰外,什么都没有给我们。我和阿远只能靠我以前攒下的一点积蓄到外面去租房子住,就算住出租屋,我们也是四处租便宜的房子,一年要搬三四次家,小到一双筷子都是自己置办起来的。可笑的是,有一回我被戒指卡肿了手指,不得不找金器店的师傅去钳断,结果得知,婆家给我的金首饰都是假货。

    我哭笑不得,尽管早就知道阿远被家人看不起,但也没有这么寒碜人的呀!我咬咬牙,对自己说:要争气,不能让婆家看扁。

    阿远一直没有稳定的职业,我劝他静下心来,认真找个事情做,没想到,工作还没找妥当,他就被法院的人带走了。这样的事,前后发生了三四次。我莫名其妙,问他发生了什么事,阿远轻描淡写地说,没事,只是在外面欠了别人两千元钱。但具体是怎么欠的,欠了谁的,他都不肯说。作为妻子,我当然不能眼看着丈夫因为两千元钱的欠债而弄得如此狼狈,所以,我帮他把这钱给还上了。

    1993年,我怀孕了。想着手头好歹还有一点积蓄,绝不能让孩子在出租屋里出生,于是我掏空家底,当掉自己所有值钱的东西,又向朋友借了点钱,买了套总价八万多元的房子。其间,阿远没有表示反对,但也没有为此出力,所有看房子、搬家的事宜,都是我挺着肚子自己完成的。这下,遮头的瓦算是有了,但家里却四壁空空,一贫如洗。没钱买灶,就用石头垒起来做饭;没钱上医院,我花两百元请了接生婆来,在家生下了儿子。

    当时,由于我弟媳恰好也生孩子,我妈要照顾她,分身乏术,而我婆家依然对我们不闻不问,我的月子就只能自己撑着熬过去。孩子出生半个月后,阿远的姐姐突然上我家来了。我以为她是代表婆家来看望我和孩子的,没想到,她一进屋就说:“有人来讨债了,你们打算怎么办?”见我一头雾水,他姐姐木然地说:“难道你不知道吗?阿远欠了别人13万,还没还呢。”

    我差点晕过去,在那个时候,13万是天文数字啊!我这才知道阿远之前为什么被带去法院,原来他是官司打输了,2000元仅是他要承担的诉讼费用,他真正欠的钱却没有告诉我。

    “为什么当初要瞒着我啊!现在房子也买了,儿子也生了,我们拿什么去还债?”我顾不得月子里的禁忌,大怒不已。他姐姐一旁冷冷地说:“你不想还债了吗?要是这个老公不想要了,我就把他叫回去。”

    生气归生气,失望归失望,我还是忍耐了下来。阿远不争气,我却不能让这个家随他一起坠落,所以我打起精神,再次出去做生意。

    幸好,我碰上了较好的机遇,在那个遍地都是商机的年代,我凭着不怕吃苦,不怕受气的性子,慢慢把债务的大山搬掉了。到了2000年,阿远的债务,连同我当初买房子欠下的外债都彻底还清。

    结婚这么多年,直到此时,我才真正松了口气。那年春节,我终于可以挺胸抬头地去婆家串门,我想借此机会好好缓和一下与婆家人的关系。婆婆不知道我们的债已经还清,她冷嘲热讽地对我说:“听说你不想给阿远还债?那你们就不要在一起了,让他回家来,我每个月给你们母子五百元生活费,够不够?”我气不打一处来,好啊,她这样看低我,我偏要活出个样子来。

    归根结底,我觉得是阿远一事无成,才让婆家人看不起我们,所以到了2005年,我打算把阿远也带进商海。我给了阿远一笔资金,让他去做纺织品生意,我以前就是从这个行当里杀出一条血路来的,多少有些经验。只是现在我自己已经转行做服务业了,也做得风生水起。

    [对话现场]

    记者:你们结婚好像有些草率,双方家人事先都不知情吗?你婆婆为什么不参加婚礼?

    沈燕:是的,当时我年轻啊,很单纯,觉得他人挺好的,就是生活得可怜,我想拉拔他一把,以后生活总会好起来的。他家里的人有点看不起我们,一开始我还不觉得怎么样,后来才知道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家。

    记者:那笔13万的债务,他一点都没透露过吗?

    沈燕:没有,要不然我宁可不买房子,也先帮他把债还掉。那时候,13万是什么概念啊,随便什么人都撑不下去的。他家里人什么忙都没有帮,从结婚以后,一片瓦,一根筷子,都是我辛辛苦苦攒下来的。

    记者:后来你还是接受了一切,还债的钱都是你赚的?那他呢,就没有在工作吗?

    沈燕:都是我的辛苦钱啊,女人里面,我还算是能干的了。他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,后来我就想让他做生意嘛,那时他变得很体贴,很会照顾人了,我以为以后都会一直那么幸福。

 

C

    2008年,我用自己赚的钱,置办了四处房产。夫妻二人都有生意,儿子又在很好的学校上学,在别人眼里,我们已是非常美满的一家。每天早晨睁开眼,看到房里的一砖一木,我都会回想婚后十几年走过的坎坷,告诉自己要惜福,好好过日子。可是,我做梦都想不到,有场更大的灾难在等着我。

    2010年下半年的一天,阿远喝得醉醺醺地告诉我,他做了件对不起家庭的事,他欠了很多外债。我问他有多少,他一张口就是一千万。我不屑地摇头,十来万我信,上千万绝不可能,阿远平时不赌不嫖,生意也一向平稳,哪儿来的外债?这一定是他在发酒疯,一个月总有那么几回。

    然而,到了年末的时候,真有债主上门要钱,而阿远被逼得崩溃了,害怕地对我说,说不定过段时间山上会多个新坟。我彻底被事实击垮了,瞠目结舌。一夜之间,我才知道一座债务大山又压在了头上:这次果真是上千万!

    我发疯般地抓着他,追问债务的来源,阿远就是不说。绝望中,我产生了离婚的念头。手头的房产,卖的卖,抵押的抵押,除了我做生意必要的储备外,剩下的现金也留给他。我和阿远协商好,儿子我带走,但他剩下的外债与我再无干系。

    2010年12月,一纸离婚协议,明明白白地隔断了我们的婚姻。之后,为了躲开债主,阿远避走南方。

    一个好端端的家庭,就这么散了。我自己赚钱养家,张远没有再给过我们一分钱生活费。只是他还偷偷跟我保持着联系,他的地址,我也知道。一日夫妻百日恩,想着他躲在外面,日子一定煎熬,我于心不忍,于是某一天,又带着仅有的六万元现金飞去了南方某城。我把钱交给他,希望他重新站起来。

    为了帮阿远从头开始,我在那儿陪他生活了一段时间,其间,儿子托给我妹妹照顾。孰料,一场风波紧跟着来了。

    儿子打电话告诉我,说奶奶给他写信了,让儿子把我和阿远在南方的地址和电话都告诉她。儿子没回复,他奶奶竟然在某一天,带着一帮债主去了学校,大吵大闹地让儿子把我们的下落说出来。这样的闹剧,上演了好几次,直到校方忍无可忍地报警,他们才作罢。

    D

    阿远的母亲转头又气势汹汹地找到了我妹妹家,让他们把我交出来。我妹夫想息事宁人,劝她说:“你不要再去学校闹事了,你孙子会被你逼疯的。”阿远母亲说,她只想快点还钱,孙子已经顾不上了。妹夫斟了杯茶递给阿远母亲,想再劝劝,没想到她接过杯子就朝我妹夫脸上泼去,然后大骂我娘家人,说他们瓜分了我做生意挣的钱,才会那么好心地帮我带孩子。见她越说越不像话,我妹夫也来气了,想把她推出门。结果,她干脆躺在地上撒起泼来。

    这些消息让我心急如焚,非常担心儿子的安全,于是连夜赶回了宁波。后来几天,儿子的学校几次三番来做工作,希望我们转学,不要影响学校。我好说歹说,写了一大堆保证书,并承诺每天亲自接送儿子,校方才勉强答应让孩子读完最后这一学期。

    阿远母亲没再去骚扰孩子,却在不久后的一天,带着一帮债主找上门来,将我强行绑到了阿远家。我穿着睡衣拖鞋,恐惧地站在一群陌生人中间,被逼着还债。我辩解说,那些债与我无关。阿远母亲上前劈面就给了我一个巴掌,恶狠狠地说:“钱都是你欠的,却把账赖到我儿子头上!”

    惊恐和委屈交织着,我几乎崩溃了,趁他们不注意,偷偷报了警。警察到后,他们却合伙指称是债务纠纷,可以内部解决。仗着有警察在,我趁机逃出来,打电话向我弟弟求救,他又报了警,这才把几个绑架我的人抓住了。

    前不久,阿远偷偷摸摸回了趟宁波,来看儿子,我揪住他,希望他就那笔巨债的事,给我一个交代。阿远这才支支吾吾地说,其实他刚开始做生意就被骗了,亏了五六十万,他觉得反正以后能赚回来,就贷了款去填口子。谁知,前几年的生意已经没有九十年代好做了,阿远的资金出现了大漏洞,贷款不到,就借高利贷,拆东墙补西墙,结果利滚利地越来越难以收拾。

    我绝望地问他,债何时能还清?他呆呆地摇头说,目前他连各种信用卡账都已欠了四十万,只能走一步看一步。

    我心里堵得喘不过气来,几乎有死掉一了百了的冲动。自己这辈子过得真可怜,辛苦打拼的家业一朝不保,婚姻也一败涂地,我和儿子还要遭受各种委屈和欺凌,生活完全没有安全感。我不知道,我和孩子还有没有未来……

   
    沈燕:他刚刚说出欠了上千万的时候,我真以为是一个玩笑,怎么可能啊?不可能的。他说话没个准,经常天花乱坠的,我不相信他。

    记者:后来你是怎么相信的?

    沈燕:有人拿着欠条来追债了,虽然他还是没说为什么欠这么多,可我知道灾难真的来了。别人来追债的六天之后,我跟他离婚了。

    记者:是起诉还是协议的?财产和债务是怎么分割的?你需要承担多少?他问你要过钱吗?

    沈燕:是写了离婚协议的,财产已经没多少了,一套房子卖了,一套抵押了,没还清的债务他都担去,因为这个事从头到尾我都不知情,而且也没有签过字,跟我没有关系。他去南方以后再也没问我要过钱,不过也没有为儿子支付过一分钱的生活和学习费用了。

    记者:既然你们都说清楚了,他母亲为什么还要来闹?还闹到你儿子学校去,这有点过分了。

    沈燕:是啊,我也想不通啊,为什么他家人都这样无理取闹。我现在最担心的是我儿子,每天我都来回接送他,又怕他在学校受到骚扰,整天提心吊胆的。

    倾诉过程中,沈燕几度痛哭失声。她本该有个美满的家庭,现在却只剩她和儿子艰难度日。为了儿子的学业,她一人打拼,负担着高昂的学费,还要承受前夫家人和债主给予的精神压力,心情非常痛苦。记者想告诉她,既然有协议在手,那就是一份法律保障,今后一旦再有债务方面的纠纷,就拿起法律武器保护自己。另外,记者希望她最好调整心态,别在抑郁的情绪里越陷越深。

    赶紧地,把离婚协议书复印一份给你前夫家人,尤其是你那个剽悍的前婆婆,告诉他们:那个男人的债务现在跟你一毛钱关系都没有,下次他们再玩上门绑架、去学校向你儿子寻事,或是对你大打出手这种下三滥的把戏,就告他们!

    都一家什么人!

    这个男人你也不要再管了,协议上怎么说的,你就怎么做,该甩的甩,该扔的扔。婚前混日子,婚后靠老婆,从头到尾,他就不是一个自立自强并对家人有责任感的人。养家立业的本事没半分,捅天大窟窿的力气倒有一吨,好不容易给钱给主意让他独挡一面,他竟然闷头给家庭掘墓。你不让他背水一战,置之死地,他不会懂得要如何后生。

    你已经做得够好,不管那个败家子,没人说你不贤惠。好好过自己的日子,支撑儿子完成该完成的学业,这才是王道。
 

本文来自爱美妆(http://www.aimeizhuang.net)转载请注明出处
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>> 共有 条评论
游客匿名发表 验证码:
最新服饰搭配潮流
热门点击服装搭配
爱美妆 - 版权所有 © 2009 www.aimeizhuang.net All Rights Reserved. 琼ICP备09003973号